私だけの世界。

08« 2019.09 »10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- - - - -

日常×ENTRY's

柚子蜜


日常

這幾天颳起風來,呼呼大風增添了秋涼的感覺。
看看日歷,我終於意識到大二的上學期快要完結。
大家紛紛討論下個學期該修什麼科目和想如何度過這個sem break
嘛~末期考還未到,但我明白大家會未放假先興奮。

雖然沒學期中的時候那麼繁忙,不過現在需要考慮和計劃的事有很多。
總覺得很麻煩......
上完課回家的時候都總是覺得很累。
明明睡過了,明明沒有用太多勞動力,回到家還是什麼都不太想做。
洗過澡後,精神好一點,也會不太想去睡。
剛用完高溫水洗澡,然後即時去睡覺降低體溫,始終對身體不太好。
可惜的是我出浴後最喜歡喝東西,這陣子就必喝柚子蜜。

起初是因為我在經期的時候不能喝冰凍飲品,但又不想喝水,就隨手買了一罐柚子蜜。
一大罐,全家就只有我會沖來喝。
夜晚在電腦前工作/閒著,右耳伴著窗外的風聲作伴,左手拿起一杯暖烘烘的柚蜜。
喝一口後,就算是要熬夜,也頓是有種舒暢的感覺。

也許是跟牌子有關係,我覺得這款的甜度適中得很。
默默地喝著,我覺得它跟我平日在生活中突然感受的幸福有點相似。
很平凡,但很有味道,少許甜,但常在心頭。

不過喝柚子蜜後會產過一個嚴重的問題。
它令人舒服得不想繼續工作OTL


日常

匆匆忙忙地又過了一個星期。
Mid-term剛結束,不少的匯報和功課都在這星期完成了。
於是今天放學跟小陸就到旺角打轉了幾圈,調整好心情之後大概就要繼續投入修羅場。

回想過去的兩三個星期,只能用「身心疲累」來形容這些日子。
也許是因為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令我的情緒大起大落,當我可以停下來思考一下的時候,突然就像被麻醉了。
頓時間全無感覺,完全無感受。

現在眼前的事好像需要我處理,但又似是我無能力處理或是我不用處理。
身邊的人大多數勸告我先理好我的學業,其他事順其自然就好。
我也只好跟自己說「這是沒辦法的事」,還是幹活去吧...

除了幹活,其他時間就只好讓自己集中在別的事情上。
我一口氣看完了《リーガル・ハイ》、《私が恋愛できない理由》、《東野圭吾ミステリーズ》,現在正看《ラスト♡シンデレラ》。
我發覺我選日劇的方向是希望節奏明快一點的,不是不想看沉重的的故事,只是希望即使涉及到凝重的部分也可以輕鬆地接收。
也可能是因為前陣子心力交瘁,應付不了故事太沉重的日劇。
我在看畢《東野圭吾ミステリーズ》後,看了第一集的《半澤直樹》就停下來,轉看《シンデレラ》了。
不過在有心有力的時候,我定會重新看《半澤直樹》,實在想了解一下它受大家注目的原因。

在看日劇之先,花了幾天的時間看了胡燕青老師的《好心人》。
離我看《一米四八》已經相距很久的日子。
這兩本書本來就是不同類型的作品,我不太記得《一米四八》的內容和用字,不過我猜《好心人》跟它的不同。
長大後,同樣是看老師的文字,唯一不變的就是「會笑出來」。
不知怎地,我看書的反應非常大,看到笑點總會笑出聲,看到令人難受的情節就會緊鎖眉頭。
朋友總說,我看書時無緣無故笑起來,好像在發神經。
但是對我來說這種反應很重要。
在小學家變的時候,我都好像在混混噩噩,對事情都沒什麼反應。
直到母親讓我看《一米四八》,在巴士邊看邊笑。大概那一刻是那段日子中我笑得最真心。
之後我就開始了閱讀這回事。

跑題了,說回《好心人》。
老實說,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理解能力高的讀者。
所以看完之後,即是我對《好心人》有大體上的感覺和理解,我都重新細讀了兩三遍。
我極之擔心我看漏了或是看錯了,於是兩三日間偷了課餘的時間重看。
我不敢發表什麼感想,自己實在沒有資格和能力對作品說三道四。
不過一句而言,我喜歡這書。

這陣子就看了這些東西,希望之後日子不會太忙。
那麼我就可以填我的書坑、遊戲坑、漫畫坑。



前題是我不加坑呢/ W \


日常

沒到這裡一段日子,需要交代的事情好像一口氣增加了很多。
也許是因為我在發生了大事之後就會上來看一看,總覺得自己把這裡當成避風塘。
於是每次上來都有種愧疚和疲累的感覺。

真的...發生了太多事了。

我突然覺得自己現在的生活太少反思。
所以心裡也想不如以後看到些什麼,也上來打一打感受。
可能看到一段段文字會切實感受到自己也是有做過點什麼,不只是看個電影/漫畫/書就算。
嘛...也可能是因為我想讓自己轉移視線。

雖然我可能跟之前沒什麼分別,最後也只是會抽不到時間上來。
但這一刻至少想自己嘗試下定決心做點事,要不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。

遲點再上來


日常

忙碌的一個星期也開始了。
忙什麼?還是準備Presentation, mid-term paper, mid-term test......
每天上的課照樣給我很多新的衝擊,大學有趣而又荒謬的不明文規定照樣給我很多的打擊。

這陣子聽了很多人的說話,腦內的思考亦因此生出了很多枝節。
聽過林奕華先生講述自我價值需要經慾望作肯定、找尋另一半是找尋另一個自己、戲劇是給「表達情感」多一點的可能性......
欣賞過《走不出的雨巷》,用感官感受詩人的爭扎、矛盾、他那受到歲月時代毀殘,望而不可即的「夢」......
聽過幾首很能治癒心靈、消極、令人靜下心來的歌......
聆聽過別人說我做過那些過份的事、因為我而感到不安的事、提醒我需要面對眼前事的鼓勵......

即使如此,我仍有很多不解,很多迷惘,很多灰心失意的時候。
我好像已經不太記得以往自己是怎樣過活,很多事都變得很含糊。
想了很多,得到的答案卻很少。

神呀,領著我走吧。

擦身而過


日常

我在這個世界中與無數個陌生人和認識的人擦身而過。
我嘗試捕捉與他人相遇,道路重疊起來的一瞬間。
近在咫尺而陌生的存在,他/她沒有把我納入為「可見的東西」。
為什麼看不見?為什麼裝作看不見?因為這是正常?因為這是平常?
認識,不認識。這有什麼關係?總之就是看不到。
嘛,我只能夠接受自己有著稀薄的存在感,而且在別人心中沒有地位的事實。
物理上的看不見...心靈上的看不見...
不知什麼時候,我也開始裝作看不見了,也覺得自己是「看不見的東西」。
能讓人看得見自己不是理所當然的事,更不用說別人會花心思用眼皮的快門去捕捉你的身影、你的一舉一動。
從習慣這個現象的那一天起,即使對方看得見我,我也開始設「計」── 讓對方以為我看不見他/她。
這樣也是我的一種妥協,認同自己就是「看不見的東西」。
嘛...應該不是一種報復吧,不過他們就可以繼續看不見我了。
只是這樣一來他們也不用煩惱該給我什麼反應。
只要我不再在意自己在別人的眸中會否曾經出現就行,我看見他們就夠了。
幾個月的課程、幾個月的認知、幾個月的連繫,太少了,不足以讓我變成「可看見的」。
大家跟我的軌跡都錯開了。
不過不要緊,我已經習慣了。

所以感謝你...
你來到我的旁邊,叫我的姓名。
你來「八卦」我在做什麼。
即使你中了我的「計」,但你仍默默走在我的後面,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假如往後你跟我僅僅是「別人」,我也會好好的把你的身影收進我的瞳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