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だけの世界。

10« 2018.11 »12
S M T W T F S
- - - -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-

YOU,「言語派」?「行動派」?


ME

如果說是「言語派」還是「行動派」,我大概是後者。

我所說的「言語派」和「行動派」,不是單指自己喜歡用言語還是行為去表達自己。
而是深層的根性。
自己的喜歡和自己的習慣及根性是完全不同的事。
對於言語和行為的應用,我想我是把言語用作「道具」,行為用作「」。

先說我的喜好吧。
我喜歡從一個人的行為去了解一個人,應說我覺得行為是不會說謊的。
當然,當一個人用行為騙我的時候,我也不會只憑行為去判斷。
不過我有信心自己能夠發現到違和感,應說我也會懂看別人的面色做人的。
行為可以給我一個憑證去看透對方。
打個比方呢...
最近,我在商場看到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小孩,大小孩一手拖著媽媽,一手舔著雪糕。
另一個小孩同樣舔著雪糕,他稍為落後,看著前面的媽媽和兄弟。
過了一會,他追上他們,一手牽著媽媽挽的手袋。
我覺得這個小孩很喜歡他媽媽,我是這樣覺得,就是所謂的「直覺」。
即使看上去他是多「酸」前面的一對母子。
行為讓我了解我在看的人到底在想什麼,即使不說出來也好。

行為可以讓我了解一個人,分辨一個人的心意,繼而作出應對的方法。
而且行為可以讓我裝作不知道。
你不說,我不問;你問我,我不知。然後暗地對你「想我知道、留意」的心態作出體貼。
讓你覺得我是意會到你所想,而不是知道你所想。從而得到你的好感和信任。
再者行為給了我一條名為「我不知道哦」,視而不見的後路。
這就是一向我的手段,名叫「陰謀」。
很賤吧。

對人是這樣,我表現自己也是這樣。
我一向喜歡行為去說謊,因為我知道別人也在看我。
喜歡用行為的原因很簡單,因為它可以將言語推翻。
一方我口說「是」,另一方我的行為顯示「不是」。
「有彩數」地對方留意到我的話,那麼可以更容易達到我的目的,而且看上去可憐一點,能夠增同情分。
如果對方選擇視而不見,打算連「其實我有留意到的,不過在等你說。」都不說的話。
不要緊,這就等於我有了皇牌,名為「是你的疏忽」。
同時亦是一個很好的借口讓我自我安慰,「我的忍耐是有價值的。」和「只是他笨而已。」
因著這些借口我可以順利說服自己去放棄我想做的事情。
這就是一向我讓自己輕鬆的方法,名叫「手段」。
很奸吧。

這就是我的根性。

另外我不是一個懂得使用言語的人。
不是說我完全不懂看時機說話,而是我不擅長用言語去回應對方。
對我來說,我的身體是趕不上我的言語,而且我的言語根本打動不了別人。
無論我的言語多麼的坦白,大家最後都以我的行為去理解我。
當時不排除有時候我是真的不夠坦白。
無論是別人對我,還是我使用言語,最後行為才是我的真實。
很難認為自己不是一個「行動派」。
始終我沒有使用言語的能力和潛力,別人對我的言語不為所動,而且我自己本身也不使用言語。

這種做法,我想對我還是別人來說都是輕鬆的。
不是說行動派就一定像我這樣子,但我使用行為和言語的這種方式中,目的只是為了輕鬆。
換句話說,就是溺愛自己。
我的目的在給自己和別人一個「視而不見」的機會。
就是給自己一個「自欺欺人」的機會。

我就是這樣奸詐的「行動派」。

發表留言

secret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:アドレス

→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